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

被匪我思存斥抄袭《如懿传》还是坎坷开播了

2019-03-12 16:03栏目:天下作者:admin
TAG:

  就在前几天官宣定档的次日凌晨,作家“匪我思存”发布了一条《最后一次不识大体》的长文直指《如懿传》涉嫌抄袭,之后几天紧接着发出“调色盘”对比,称:“连错别字都抄”。

  在长文中匪我思存写到:“某剧一直不能播当然不是因为抄袭。迟迟不能播的原因业内人士都知道,总之不是因为我,更不是因为抄袭。何况还有例子摆在哪里,哪怕琼瑶老师那么艰难的胜诉,而某人败诉后至今未道歉,新剧一起,不还是被各种表扬舔屏吗?”

  因相貌相似而获得皇帝宠爱有加,得知后失落至极,与皇帝的弟弟珠胎暗结,最后杀死了皇帝,成为了太后。这广为人知的《甄嬛传》故事线,与匪我思存的一本旧作《冷月如霜》高度相似。

  大部分网友震惊吃瓜的同时,也引来了流潋紫的粉丝、《甄嬛传》的粉丝反击,这惹得匪我思存一下子发了五颜六色的“调色板”作为细节证据。在众多对比中,不止匪我思存本人的小说《冷月如霜》、《寂寞空庭春欲晚》在其列,甚至还有天下霸唱的《鬼吹灯》也赫然在被抄袭之列。

  匪我思存当即发布了长文,指明流潋紫的《甄嬛传》于06年便被扒出抄袭,晋江文学城当时很快出了公告表明立场,并附上了处理意见,挂牌处理并要求删除抄袭内容。

  但过去了11年,迟迟未见其修改或删除。匪我思存表示,其甚至变本加厉连她博客内容都抄,杂志专栏也抄,错别字原封原样的抄上去。

  2011年《甄嬛传》大火,流潋紫凭借着该剧的热度,一时风头无两,接着便开始出书、办签售会、做采访等。之后又顺水推舟,推出了该小说的续作的《后宫·如懿传》,得到了很多剧迷的支持。而匪我思存所说的这段黑历史,除了晋江的读者,几乎鲜有人知。

  到了2015年,流潋紫变得低调起来,公共账号上的更新也停留在了2月份,她将重心放在影视剧的剧本改编之上。此时的她,靠着版税、影视版权上的收入,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。

  “在我心里,这事本来就已经翻篇了,因为《甄嬛传》播的时候,我从头到尾一声未吭。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写出比《冷月如霜》更好的作品,而抄袭者这么多年来就啃那两部旧作,完全丧失创作能力。老天已经替我罚过她了,我心平气和的想。对一个创作者而言,没有比丧失创作能力更严重的惩罚了。”

  “抄袭就是抄袭,抄袭了就该被钉在耻辱柱上,原作者想什么时候追究,就什么时候追究。想去法院告就去法院告,想在微博撕就在微博撕。哪怕只是一个所谓小作者小透明,他也天经地义拥有这权利。”

  一年前,匪我思存在自己的长文里振振有词得写着,而一年后,同样的事情,而她留下的长文却已经少了当时那股激昂慷慨的热情。

  “每个人都不过是可笑的螳臂当车,会被现实碾碎成齑粉和灰尘,风一吹就散了,再无痕迹。再热的社会新闻,最多七天就无人问津,哪个不比一部作品有没有抄袭更深刻沉重?可是又有谁会记得多久?自从前阵子二审未判,而侵权剧已经播出的时候,我已经想明白了这点。”

  即使上诉后,列举的所有证据,司法鉴定会从故事梗概、人物关系、故事主线、逻辑链、情节和信息点等几个维度进行比对,但具体的核准的方法却很模糊,即便有多个相似的元素和内容,也很难因此而直接判定抄袭。

  《如懿传》全册六卷,字数高达123.6万字,所列举的不足1%,对于这个庞大的基数而言实在是太少了。大部分我们所能看见的调色板所给出的对比资料还囊括了百度百科、曹雪芹《红楼梦》、金易/沈义羚《宫女谈往录》、袁枚《随园食单》、匪我思存《寂寞空庭春欲晚》等。除了有名有姓的现代作家的作品,有些如若说是在习作之时对古著进行了引用,也并不是说不过去。

  更何况改编后的影视剧,不仅仅只是原作者的作品,已经牵扯到出品方、发行方利益,演员的心血,编剧改编种种问题。有资本护体,营销预算抗衡,此时原创发声更加是难上加难。

  越来越多的作者维权艰难,也一再戳到了法律漏洞的痛点。网络作家频陷“抄袭门”,除了作者自身素质被质疑之外,量产的文学产业机制、不健全的司法环境也同样应该反省。

随机看看

NEW ARTICLE

热门文章

HOT ARTICLE